非交易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法律實務 (四) 生效裁判導致的股權變動

來源: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FOCUS律師團隊 陳君律師日期:2019-10-09

在我國當下的法律實務環境中,我們知道上市公司的股權變動有公開的交易市場和登記;非上市股份公司記名股票的轉讓方式可以背書,無記名股票的轉讓方式為交付,但是針對有限公司股權變動模式法律法規尚未有明確規定。今天我們就針對非交易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做一個探討。

接上一篇,今天我們討論問題四:

生效裁判導致的股權變動

從本質上來說,法院生效裁判能直接引起股權變動是因為法院生效裁判并不是法律行為,而非法律行為引起的股權變動不需要公示。在生效裁判引起股權變動的情況下,股權的變動不是因為當事人的意思表示,而是基于法律規定。

此外,當股權權屬發生爭議時,法院是對爭議進行裁判的終局機關。法院審判或執行時對雙方當事人提供的材料進行實質審查后作出的裁判是對權利義務的最終確定,法院裁判文書具有確定的、終局的法律效力,具有國家強制力。法院生效裁判文書的這些性質決定了其可以產生股權變動的效力。


1、法院生效裁判可直接導致股權變動的法律依據


(1)     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變動不以變更登記為要件

與股權變動有關的變更登記有兩種,一種是《公司法》第73條規定公司內部變更登記,一種是《公司法》第32條第3款規定的工商變更登記。


① 股權變動不以公司內部變更登記為要件

《公司法》第七十三條 依照本法第七十一條、第七十二條轉讓股權后,公司應當注銷原股東的出資證明書,向新股東簽發出資證明書,并相應修改公司章程和股東名冊中有關股東及其出資額的記載。對公司章程的該項修改不需再由股東會表決。

根據《公司法》第73條,向新股東簽發出資證明書、修改公司章程和變更股東名冊都是股權轉讓后公司的法定義務,股權轉讓在前,此種義務的履行在后。一個“后”字表明立法者認為公司內部變更登記是在股權轉讓的事實之“后”,登記只能是對股權轉讓這一事實的確認,而不可能是判斷股權是否轉讓的標準。

可見,公司對股東名冊進行變更登記時,股權轉讓已經完成,變更登記是公司對股權變動的結果進行確認。公司股東名冊變更與否不影響股權轉讓的效力,公司章程或股東名冊上沒有記載的股東未必沒有股東資格。


[FOCUS特別提醒:股東名冊具有股權推定效力,是認定股權歸屬的表面證據,可以被相反證據推翻。在股東名冊沒有記載但公司知悉股權發生變動的情況下,股權受讓方可對公司享有股東資格,請求公司變更股東名冊,公司不能以股東名冊對抗股權受讓方。]

《公司法》第32條第2款規定,“記載于股東名冊的股東,可以依股東名冊主張行使股東權利。”

這一規定表明存在沒有記載于股東名冊的股東,只是這類股東不能依股東名冊主張行使股東權利而已。

公司股東名冊變更與否不影響股權轉讓的效力,公司章程或股東名冊上沒有記載的股東未必沒有股東資格。


② 股權變動不以工商變更登記為要件

《公司法》 第三十二條 有限責任公司應當置備股東名冊,記載下列事項:

  (一)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及住所;

  (二)股東的出資額;

  (三)出資證明書編號。

 記載于股東名冊的股東,可以依股東名冊主張行使股東權利。

  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公司法》第32條第3款規定,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及其出資額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從該規定可知,因股東發生變更而進行的工商變更登記,其性質屬于對抗性登記,而非設權性登記,不會產生權利義務關系從無到有的變化,而是對既有法律關系的記載,使既有法律關系具有公示公信效力。

因此,不能僅以未進行工商變更登記為由認定股權受讓人不具有股東身份。


(2)     法律文書直接導致物權變動的規定可供參照

雖然股權更多只是一個《公司法》上的概念,但是在《物權法》關于抵押物權的相關規定中,也將股權作為抵押物權予以規定。

因此,產生股權的原因行為和產生股權法律效力的“物權”行為之間的關系,應當可以準用《物權法》。

《物權法》第二十八條 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

《物權法司法解釋一》 第七條 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在分割共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等案件中作出并依法生效的改變原有物權關系的判決書、裁決書、調解書,以及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作出的拍賣成交裁定書、以物抵債裁定書,應當認定為物權法第二十八條所稱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二十五條 名義股東將登記于其名下的股權轉讓、質押或者以其他方式處分,實際出資人以其對于股權享有實際權利為由,請求認定處分股權行為無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參照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處理。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二十七條 股權轉讓后尚未向公司登記機關辦理變更登記,原股東將仍登記于其名下的股權轉讓、質押或者以其他方式處分,受讓股東以其對于股權享有實際權利為由,請求認定處分股權行為無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參照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處理。

從上可以看出:股權的無權處分可參照適用《物權法》規定的物權善意取得制度。因此,法院生效裁判文書可直接產生股權變動的效力。

可見,法院生效裁判文書可產生物權變動的效力,并適用于登記生效的不動產。雖然不能將股權等同于物權,但可以認為,股權是物權在投資領域的延伸;

《公司法》未明文規定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變動的形式要件而構成法律漏洞,法院可將股權解釋為動產參照《物權法》適用;

因此,在裁判文書生效之日起,當事人也就是我們討論的合法繼承人,即應當取得相應比例的股權,無論該股權是否已經變更登記。


(3)     司法解釋規定執行裁定可直接導致財產權轉移

雖然對于股權的性質爭議很大,沒有統一的觀點,但股權主要是一種財產權是沒有爭議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

第二十九條 動產拍賣成交或者抵債后,其所有權自該動產交付時起轉移給買受人或者承受人。

不動產、有登記的特定動產或者其他財產權拍賣成交或者抵債后,該不動產、特定動產的所有權、其他財產權自拍賣成交或者抵債裁定送達買受人或者承受人時起轉移。


因此在執行程序當中,當法院作出的股權轉移的裁定書、拍賣成交或抵債裁定書一生效,股權變動的效力就已發生。


結論:不管是從法理上進行分析,還是根據法律規定,法院生效裁判文書都能直接產生股權變動的效力。


FOCUS特別提醒:因法院裁判生效股權變動就發生效力,會導致股東名冊或工商部門登記的股權與真實的股權不一致。

為避免第三人信賴登記記載而發生善意取得的風險,因法院生效裁判而取得股權的權利人應及時要求公司變更股東名冊及工商登記,從而更好地保護和行使自己的股權。】


2、焦點爭議分析:

(1)     判決生效之日是否就享有股權?

如上所指,若生效裁判確定股東子女對登記在股東名下的100%股權,享有某一比例的繼承份額。那么,判決生效之日,股東子女是否確定享有相應份額的股權?


由于此種情形下目標公司并無其他股東,此時股東子女能否取得相應比例的股權不受目標公司其他股東的影響,而應當取決于該唯一股東的認可與否以及法院裁判產生何種法律效力等綜合因素。


裁判生效之日,股東子女根據生效繼承分割裁判所取得的權益的性質;


由于繼承訴訟中,法院一般未把目標公司作為第三人追加進來,目標公司對各方訴求和抗辯均不知情。故而一般意義上講,股東子女根據生效裁判所取得的權益,應是僅針對股東權益的分割請求權,而不應是針對目標公司的包含財產權和身份權在內的股權。


生效裁判對股東股權的分割處分雖與目標公司有關,但根據《公司法》以及《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等規定,作為目標公司,對于無論基于何種行為所致的股東股權的變動,均在所不問,僅負有根據法律規定確認新股東資格(如簽發新的出資證明書、記載于股東名冊或新章程)和為新股東辦理股東變更登記。也就是說,根據《公司法》等法律法規規定,公司對于股東股權的變更不具有法律上的利益,也無權對此提出主張或表示反對。


在特定情況下,繼承訴訟中的被告股東,一般也是目標公司的全資股東、實際控制人和法定代表人。在目標公司未對繼承訴訟裁判申明異議的情況下,應當可以合理推定目標公司對于繼承訴訟的裁判內容是明知的。


從這個意義上說,在目標公司對股權分割裁判明知的情況下,根據《公司法》規定,公司對于已經發生且確認有效的股權變動合同行為或生效裁判文書,應當及時辦理股東資格確認手續并辦理股權變更登記事宜。


因此,繼承訴訟的裁判生效之日,股東子女應可以取得目標公司的股權。



(2)     第三人股東的出現對裁判所載繼承人成為公司股東的影響;


雖如上述,股東的子女根據生效裁判已經取得股東資格,雖未登記但只是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卻仍在非第三人的各股東之間以及股東和公司之間具有約束力。


①    惡意第三方成為股東對繼承人成為股東的影響


若原股東是持股百分之百的唯一股東,其將登記在其名下的股權轉讓給第三方,并辦理工商變更登記。

此時,若第三方對于原股東根據生效判決確定的持股情況知曉的,應當認定該第三方為惡意。據此,合法繼承人可以訴請該等轉讓行為無效以及相應股東會決議無效,從而要求公司撤銷該等第三人成為公司的變更登記。


②   善意第三方成為股東對繼承人成為股東的影響


若該第三人對此不明知且為善意,則善意第三人將合法成為目標公司股東;

此時,若繼承人主張股東登記,善意第三人完全有權拒絕其他繼承人成為公司股東。



3、結語


不管是從法理上進行分析,還是根據法律規定,法院生效裁判文書都能直接產生股權變動的效力。當然,因法院裁判生效股權變動就發生效力,會導致股東名冊或工商部門登記的股權與真實的股權不一致。為避免第三人信賴登記簿的記載而發生善意取得的風險,因法院生效裁判而取得股權的權利人應及時要求公司變更股東名冊及工商登記,從而更好地保護和行使自己的股權。

工商部門也應該改變在有法院裁判的情況下仍然要求公司提出申請并提供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等材料才辦理股權變更登記的僵化做法,而應該將法院生效裁判文書作為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有效依據。

FOCUS總結:

可以料想,股權與繼承和分割共同財產的案件,會成為未來幾年頻發和復雜的民商事爭議案件。

但此類涉及股權分割的案件中,要不要追加目標公司為第三人參加訴訟、繼承份額的裁判到底能否產生股權效力或股東身份效力、有限公司未進行股東名冊登記時如何認定股東資格等問題,都將成為司法裁判者和法律從業者必須直面的問題

律師更需要在此處針對具體案件深入研究和分析,以期能夠應對未來大量爭議糾紛的發生。

君 瀾 法 語:法律認定的事實,不是真正發生的事實,而是證據顯示的事實。
betway体育官网